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为幼儿托育有序发展“鼓与呼”

2019-09-02

“希望政府相关部门把坚持不懈发展托育服务事业作为上海的民生大事来推进,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加快推进普惠性社区托育机构的开办……”在今年5月末召开的上海市政协重点协商办理“深入推动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健康有序发展”提案专题座谈会上,市政协副主席徐逸波向市教委和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的相关负责人如是言。

一位市政协副主席缘何如此言未尽、情切切?是因为2019年市政协重点协商办理提案中共有7件提案直指学前教育,诉说的是民意,反映的是民情。

也因为此前调研中,方?、胡敏、陈双双等多位委员对幼教机构及师资队伍的大声疾呼:“要吸引更多优秀人才参与幼儿教育事业中,提升教师待遇是关键。”“政府部门要提高幼教机构教师队伍的职业操守,打造一支富有爱心的团队。”

来自市教委提供的一组数据还是好看的,2018年,上海市新增提供托育服务的机构176家,新增托额6400余个。目前还有100余家托育机构正在申请设立中。

来自市人社局的一组数据也很漂亮,截至2019年5月,全市审批开展育婴员培训机构51家,保育员培训机构48家;2018年累计完成2.1万名育婴员、保育员培训。

为何老百姓还在说“入园难”“入园贵”?

“上海的相关数据并不‘水’。实际上,就全国而言,幼儿园26万所,在园幼儿4656万人,学前教育毛入园率也达到了81.7%。”全国政协委员胡卫认为,所谓“入学难”实际是指进公办园难,从全国各地的情况看,公办幼儿园的比例太低。所谓“入园贵”即进民办园贵,因为很多地方民办园占比高,民办园按照市场收费,所以老百姓感觉进民办园贵。

国务院发文提出,到2020年要实现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其中公办园在园幼儿占比原则上达到50%。

对此,胡卫认为:“这充分表明了党和政府补齐民生短板、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决心。当然,要实现大力发展普惠性幼儿园这一目标,任务艰巨,还面临许多瓶颈问题和障碍。”

“有的地方长期以来欠账严重,政府几乎不发展公办园,仅有的公办幼儿园就是一两所示范园,明年一下子要达到50%,大家感到困难。”调研中的所言见闻,让胡卫略感担忧,“有些地方执行走样,简单粗暴,直接要求共建配套的民办幼儿园转为公办园,或者直接要求共建配套民办幼儿园降低收费,变成普惠园。”

对此,胡卫认为,既可以由政府公共财政投入举办,也可以鼓励企事业单位投入举办幼儿园和托幼机构,个人家庭也应该承担部分成本。只有做到“三个一点”:政府出一点,企业出一点,个人承担一点,这样才有利于解决公办园不足的问题。

“对于民办幼儿园办成普惠园,应坚持自愿选择原则,政府依法行政,可以通过政策、经费、师资扶持等引导民办幼儿园办成普惠园,而不是强制,让办学者自愿选择。”胡卫建议,民办普惠幼儿园的收费标准应该按照各地公办园生均经费标准再乘上一个系数,这个系数是民办园可能用于承担设备采购、房屋维修、风险基金的权重。此外,除了减免原来政府要求缴纳的租费,民办普惠园如果按照公办园收费,那么学费中的差额部分,政府应通过财政资助的办法,补给普惠园。

胡卫还认为,普惠幼儿园不等于低质、廉价的幼儿园。普惠园也要强调质量和师资队伍建设,应将民办园教师培养统一纳入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师资培养计划中,给予相应经费保障,增加幼儿教师职业吸引力。(记者 顾意亮)

(责编:张佳妍(实习生)、王欲然)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